“甜野男孩”丁真的明天,会是李子柒还是非洲举牌小朋友?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9月前

收藏 收藏 0

点赞 0

【摘要】:未来,颜值生意不大可能消失,但丁真却可能被网民们迅速遗忘。

作者 | 君怀夜(DoMarketing-营销智库 主笔)、来源 | DoMarketing-营销智库(ID:Domarketing-001),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四川甘孜藏族小伙丁真走红后,“抢”丁真也成为一件时髦的事。

先是理塘县国资委下属的一家国有公司——理塘仓央嘉措微型博物馆与丁真签约,邀请其担当理塘旅游形象大使,接着是四川文旅与媒体时差岛携手丁真为甘孜藏区拍摄一支旅游宣传片,继而引发了一场全国各地纷纷邀请丁真为家乡代言活动。

在新浪微博上,#全国各地都在邀请丁真#话题阅读量短短几天之内接近6亿,讨论量高达5.5万。

 

风口之上,“丁真”有些不够用了,于是网友们又纷纷通过P图让丁真为自己家乡代言。一时间,“丁真举牌”成为各地宣传打广告的新思路。

对此,丁真不得不在自己的微博上连发两条举着红色宣传纸的微博,上面用黑色毛笔字生疏地写着:“家在四川”,以及“我的家真的在四川,你们不要再P图了”。

 

不过,网络上的热度来的快去的也快,上一次因“举牌”而走红的非洲小朋友们,差不多已经被大多数网友忘到九霄云外了。

2017年8月,一段非洲小朋友拿着小黑板喊话的视频走红网络,视频里,一群热情活泼的非洲小孩在8000公里之外举着牌子朝我们喊话,尽管距离遥远,但丝毫不影响这些视频在朋友圈、微信群里的疯狂刷屏。于是,各大企业纷纷跟进,“非洲小朋友举牌”一时间成为最热门的打广告方式。

而今,小朋友还是那些小朋友,却没有了网友的关注和流量。反观同样网红出身的李子柒,不仅热度不减,还被钦点成为非遗文化大使,入选中国妇女报“2019十大女性人物”,“中国农民丰收节推广大使”等。

那么,作为举牌广告的接班人,丁真未来是会像非洲小朋友一样爆红之后迅速消失,还是像李子柒一样成为网红界的常青树?

丁真和李子柒虽然都成为了现象级网红,但成名背后的原因却大不相同。

2015年,李子柒开设淘宝店,但是销售额不佳,自从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火爆之后,开始自拍自导古风美食视频,上传到美拍。但是淘宝店并没有起死回生,反而视频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后来开始专注做视频并逐渐走红。

网红多如过江之鲫,但其生命周期却非常短。在刚过去不久的“中国商业地产行业(第十七届)2020年会”上,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就在发言中表示网红的生命周期只有六个月,“小网红的生命周期非常短,他们的职业生命周期平均只有六个月。互联网上的主播每天要讲五六个小时,七八个小时,晚上从七点直播到十二点,一半的人三个月就扛不住了,大部分人六个月会被淘汰。”

李子柒的短视频凭什么能够从2015年火到2020?

最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李子柒的视频贩卖的是理想,本身难度就比较大。2019年,人民日报在《文化走出去,期待更多“李子柒”》中曾称:李子柒视频中所呈现的田园生活,虽然距离当下普通人的生活比较遥远,但从中依然能看到中国传统“清隽”的审美取向和“出世”价值追求,读懂这些内涵,方能更好理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也就是说,李子柒不是逗大家笑的,是贩卖“田园牧歌”生活理想的,而“田园牧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面对压力和焦虑时的精神归宿。“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中国的文化传统,一旦生活不如意了,像陶渊明一样生活就成为知识分子的普遍心态。虽然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变,但知识分子依然掌握着网络上的舆论话语权,符合他们精神需求的李子柒天然比那些纯娱乐网红多了保持“常青”的优势。

此外,李子柒的走红也离不开伯乐刘同明以及背后的MCN运营机构微念科技的商业和资本助力,创立于2013年的微念科技,曾是微博的12家核心合作伙伴之一,2018年完成B轮8000万元的融资,芒果文创、新浪微博成了新的战略投资方。据媒体披露,微念科技背后聚集了多达50家投资方,包括绿地控股、中兴通讯、新华传媒、万科、光线传媒等。

比起李子柒在资本助推下的日渐精致,丁真的草根底色和走红的偶然性更大。

11月11日,一则仅有几秒的抖音视频,让康巴小伙丁真突然成了“明星”。腼腆的笑容与黝黑粗糙的脸庞,让丁真满足了大众对于野性美的想象。据了解,该视频由抖音账号为“@微笑收藏家•波哥”所发布,截至11月24日,该视频播放量达到274万。新榜数据显示,走红的几天里,丁真的微信指数一天增长279.3%,百度搜索指数更是从0直接上涨超过15000。 

短短半个月后,他上了央视新闻,用藏语答,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红。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推特上连发三条丁真相关推文,把他推向国际视野。

《羊城晚报》就对此总结为:丁真提供了一种当互联网环境下极其稀缺的意象资源“甜野男孩”,那是自然而然的“甜”,而不是腻甜,不是齁甜;那是恰到好处的“野”,而不是野蛮、不是撒野。毋庸讳言,丁真颜值在线,并且这种“颜”区别于奶油小生或传统硬汉,他足够特别,又足够真实、足够纯粹。

无论丁真的甜是哪种甜,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丁真走红的核心是贩卖颜值。在乔碧萝们把贩卖颜值的生意做到了一个极端之后,网民们逐渐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丁真的天然和朴素这时反而容易让人甘之如饴。

比如,丁真走红后一些旧照被曝光,其中一张照片,丁真竖着中指,留着“杀马特”发型,眼神成熟。有人对此表示无法接受、大呼失望:“丁真不要学他们啊,这样姐姐不喜欢你了。”

然而,贩卖颜值靠的是老天爷赏饭吃,在14亿人口的中国竞争压力山大。2005年,就有一位丁真的前辈靠着纯真的笑容火遍全网——天仙妹妹。

2005年8月,一组照片让四川羌族女孩尔玛依娜,一夜之间红遍全国。照片中的尔玛依娜清秀、纯净,被网友称赞为“天仙妹妹”。尔玛依娜走红后,很快受到网友和媒体的关注,有网站专门为她建立了论坛,甚至有狂热粉丝自费30万为她出了画册。很快,央视找到尔玛依娜合作,四川理县邀请她担当旅游大使,一如今天的丁真。

但今天,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就是神剧《抗日奇侠》中的“宋无娇”。贩卖颜值的生意就是喜欢这样任性变脸,即使你朱颜不改。丁真走红不久,公众号《深响》就撰文《丁真再可爱,你也会忘了他》,预言丁真必将像天仙妹妹一样在新鲜感过后被遗忘,就是因为颜值生意的保质期实在太短了。

在今年10月的微博影响力峰会,罗永浩和周鸿祎谈到“网红”,罗永浩自称是元祖级别的“网红”,曾经在新东方教书的时候,就是“年度十大网络红人”,当时排名第一的是芙蓉姐姐!。

但在当年,像罗永浩这样靠“嘴炮”登顶十大网红的只是小众,主流其实就是靠贩卖颜值。比如,以纯真和美貌成名的天仙妹妹,或者走相反的路线,以卖丑反向对标天仙妹妹的水仙妹妹、菊花妹妹等。

今天的罗永浩依然是顶级流量,而无论是芙蓉姐姐还是天仙妹妹都已经淡出了大众视野。从罗永浩的《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中就能找到一部分答案:输出精神能量的老师们越折腾能量越大,而颜值这种东西却最经不起折腾。

从内容营销的角度看这也有其必然性。就用户的欢迎程度看,娱乐内容最受喜爱,其次是满足精神、文化、审美进阶需要的内容,最后才是纯粹的促销性广告。

然而,在时效性和持续性两个方面,没有哪种内容营销十全十美。越是简单、粗浅的娱乐内容,越容易因为参与门槛低而迅速破圈,但也同样会因为简单而迅速过气,比如贩卖颜值的生意。

而满足精神文化进阶需求的内容,因其参与门槛高而很难快速被大众熟知,但同样具有更长的生命力。比如,李子柒在国内被广泛破圈关注,就源于其在YOUTUBE上的火爆。但其实,李子柒此前在国内已经成名,只不过没有从传统文化爱好者圈中破圈而出。

未来,颜值生意不大可能消失,丁真却可能被网民们快速遗忘。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被流量裹挟的丁真或许才是最可爱的“甜野男孩”,何必操心明天会成为李子柒还是非洲小朋友呢!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0

已有0人点赞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DoMarketing-营销智库

微信公众账号:DoMarketing-营销智库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