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仙人JUMP 仙人JUMP

9月前

收藏 收藏 0

点赞 3

【摘要】:赌博就是赌博,年轻人没钱了需要廉价的赌博来满足内心空虚。

1

最近有家做盲盒的公司上市了,于是又有一些人跳出来开始讲潮玩概念了。

讲就算了,主要是方法非常沙雕,除了去年已经被骂过一轮的盲盒里面那些娃娃是潮玩,有艺术性,有收藏价值,今年又多加了一个话术:“不懂潮玩就是不懂年轻人”。

可拉倒吧。

赌博就是赌博,年轻人没钱了需要廉价的赌博来满足内心空虚。

这东西和潮玩有啥关系。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潮玩有没有市场可以再说,但盲盒和潮玩是真的没啥关系。

再多IP联名,盲盒还是盲盒。

再多动漫人物印在香烟盒子上,香烟也还是香烟。

卖点不是那个皮,是里面的核心诉求。

就连那个做盲盒做到上市的公司,联创在对外介绍盲盒特征的时候也总结了三点。

盲盒本身没有世界观,没有价值观,艺术性不强。

人家自己做这个生意的,说的都是大实话。

反而是一堆分析师在这里瞎JB造词,难怪平时看研报还以为是小说。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盲盒的价值根本不在于里面的娃娃,卖娃娃那也就是玩具的体量,玩具反斗城都开始关店了,玩具行业挺难的。

这年头,资本都是很精明的,如果盲盒真的是在卖玩具,资本根本不会陪你玩。

但盲盒卖的是抽盲盒瞬间的快感,或者说,是一种不确定性。

然后再加上咸鱼的二次流转,一个赌博模型就闭环了。

这些玩具有多容易制造,所谓的稀有款在供应链面前有多可笑,这些都是去年已经讲过的了,但为什么大家还是在抽盲盒,而且还抽出了一个上市公司。

因为对于本质是赌博的一个商业模式而言,这些其实都不重要。

游戏抽卡也是如此,大家都是合法赌博,没有本质区别。

开盲盒的时候,里面的娃娃就是骰子和麻将牌。

摸到一个好牌,投出六六大顺,这种快感的来源是因为“我很幸运”,而不是因为牌和骰子本身具有稀缺性。

合法的赌博,人性的生意,永远是最好赚钱的。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2

闲鱼上有大量非常便宜的盲盒娃娃,很多人抽完盲盒以后转手就挂上了闲鱼,而且还经常卖不出去。

还有人为了把花大价钱抽来的娃娃卖出去,只能玩捆绑销售,把不好卖的款式和好卖的款式一起卖。

如果真的是想要娃娃,到闲鱼买肯定是最划算的,因为确实更便宜。

但干嘛要买娃娃呢,那多没意思。

娃娃本身也不重要,我买的其实是未知的快感。

这年头商品没有想象力,但赌博有。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氪金游戏的抽卡,在法律上叫“射幸合同”,射幸就是侥幸的意思,我花钱买的并不是某样商品,而是得到这个商品的机会,商家贩卖的其实是“幸运”。

如果这种生意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要不违法,本身其实没什么问题。

实话实说就好,不要玩一些虚的概念。

既当又立才是最恶心的。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氪金游戏虽然被人骂逼氪,死要钱,但是为什么大家没有觉得这个模式本身有原罪?

因为除了抽卡还有其他玩法,不是非抽不可。

而且人家有自知之明,就是说我是抽卡,是运气游戏,没有给抽卡挂一个“潮抽”的名头,没有说你抽卡能抽出品位。

如果相对于玩具的成本,盲盒的定价肯定是很浮夸的,但是当你去买“幸运”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花钱图一乐。

定价合不合理,只取决于你愿意为了取乐花多少钱。

况且现在盲盒的单价也确实不贵,和抽卡游戏一比,赌博都在降级了。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3

真正的潮玩,人家都是明码标价的,你花多少钱,我就给你相匹配的东西。

既然卖的是不确定性,那就是赌博。

很多玩盲盒的人开发出了各种玄学套路,在店里望闻问切,靠手感,重量,摇晃的声音来判断里面的娃娃是什么款式,这和所谓的听声辨骰子点数没什么区别。

你不能说这个技术没用,但这件事情拿出来说就荒谬。

你可以说我就是图个乐,我不是赌博,但一元购还可以说自己是消遣呢。

不过一块钱而已。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为什么2017年一大批一元购被认定为非法赌博,因为一元购的概率是黑箱,平台收到的钱和给出去的奖品价值完全可以不对等,反正我也不公示,你也不知道我拿到了多少钱。

任何合法销售的射幸产品,比如商业彩票,总付出和总回报必须是大体相当的,除非你是福利彩票和体育彩票,把差价拿来做慈善了,不然机构就只能赚服务费。

现在的问题是,盲盒的概率也是黑箱,大品牌还会告诉你,我的稀有款是1/144的概率,有些盲盒品牌直接就说别管多少连抽才能出,反正我有。

游戏抽卡会积攒幸运度,会有保底,但盲盒没这个机制,所以我为什么不去游戏里抽卡?

当然准确的说,游戏抽卡和盲盒哪个更坑人,这其实是个迷。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再重复一下盲盒的三特征:没有世界观、没有价值观、艺术性不强。

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人家说的。

另外盲盒也不是什么新东西。这个东西在日本早就有了,是一个很成熟的商业模式。

实际上做盲盒的公司自己也没有否认这东西有赌博性质。

卖盲盒也没啥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总有人钱包太大比较活该。别碰瓷潮玩就好。

文化现象就没有靠概率游戏起家的。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4

现在盲盒还有一种玩法,就是玩成金融和理财。

正常来说,一个东西是先有价值再有交易市场。但是怎么把一个没价值的东西卖出高价?

我可以通过人为制造市场,来赋予这个东西价值。

如果我是资本,我就在市场上高价收稀有款,吸引韭菜来抽盲盒,这个就和当年的网游回收麻痹戒指差不多。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人高价收,或者即使有,但是交易量是不是稳定,是不是今天故意收几个,明天我就换一个号倒手卖掉,其实都不重要,因为这些交易都是不透明的。

只要花钱让人帮我宣传几个天价成交案例,让韭菜们形成一个这东西很有价值的共识,就可以了。

韭菜的共识也是共识。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这种玩法的危险之处就在于,所有工业品都是可以简单复刻的,无论是球鞋还是玩具,所谓的限量和稀有都没有任何保证,只要有人接盘,我随时可以自己找个生产线做一万个出来,而且成本并不高。

鞋圈为什么被监管点名批评,就是因为当年球鞋的交易直接证券化了,没有人真的想要鞋,都想等鞋子升值以后卖掉。

大笔的钱沉淀在这些实际上没有价值,价值全靠共识堆起来的东西上,一旦这个共识崩塌,这些钱就会蒸发。

什么时候蒸发,就看庄家什么时候想收割,什么时候跑路。

证券市场有监管把关,鞋圈和盲盒圈靠什么监管?

靠良心?

这个年代谈资本的良心是想笑死人么。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听说现在还有人买盲盒买多了,竟然想自己去做盲盒品牌,这就更搞笑了。

做盲盒品牌的门槛高吗,确实不高。 

同样是收智商税,奢侈品是有门槛的,要先花时间建立品牌,然后再去赚取品牌的溢价。

而一个盲盒玩具的上线,基本上就是从设计到生产两步走,IP需要寻租,品牌还在塑造,形象只在小圈子里流传。

有些做盲盒玩具的人干脆就是游戏原画转行过来的,从平面到3D的建模一弄好,看看效果,就去找代工厂了,整个设计过程可能就是两三个人在一个小工作室里搞完的。

到现在众筹平台上还时不时冒出一个盲盒项目,但是绝大多数盲盒项目都等不到实现就会胎死腹中,即使上线了也赚不到钱。

普通人去做一个盲盒品牌,不会比开一家奶茶店困难多少。

但倒闭起来也一样简单。

买几个盲盒解压完全理解,但非得自己去搞,那就奇了怪了。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5

为什么盲盒概念那么火热,因为实体产业的价值是可以客观估算的。

你要是做IP玩具,那就太没意思了。

你一年能卖多少玩具,市场有多大,产值是多少,这些都可以算出来。

但是一旦开始炒概念,这就不是科学也不是数学了,这是玄学。

因为我是潮玩,因为我是年轻人经济,所以我可以讲故事,可以说这个市场是未来。

就像P2P,明明是非法集资,非说自己是互联网科技赋能金融。

长租公寓,明明是拆东墙补西墙,非说自己是给年轻人提供一个家。

现在又开始社区买菜了,人家火箭上天,你搞送菜下乡。

真是有远见。

盲盒不是潮玩,只是赌博!

资本一炒概念,准有韭菜要遭殃。

真正的大玩家根本没打算靠卖玩具赚钱,甚至也没打算靠做合法赌博赚钱,开赌场哪有在资本市场上割韭菜来钱快。

但韭菜也要有韭菜的自我修养,不知道前面有危险,被人坑了,那是坏人的问题。

如果已经和你讲了,你还要一头冲进去,那多少也算死的清楚明白。

当然,如果你还是觉得自己抽盲盒是在跟紧潮流,觉得自己做盲盒品牌是在拥抱年轻人经济,劝你管好钱包的人都是在拦你发财,那我只能祝你幸运。

希望人人都能有好运气,尤其是把命运交给盲盒的那些人。

他们会格外需要好运。

毕竟盒子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仙人JUMP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3

已有3人点赞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仙人JUMP

仙人JUMP

微信公众账号:仙人JUMP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