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廣告狂人 廣告狂人

2年前

收藏 收藏 0

点赞 0

【摘要】:2019年的夏天,牛油果绿成为了时尚潮人们的共识:我不绿,我便不潮。

2019年的夏天,牛油果绿成为了时尚潮人们的共识:我不绿,我便不潮。

如果你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潮流暗语,那你可能要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感到意外。

9月2号,可口可乐旗下雪碧与江小白联名了。

这次,江小白绿了,被雪碧。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在Z世代打消费主力的年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流量涌动,饭圈迭代。

有人说微博凉了,但并不妨碍微博见证了粉丝黄金时代的来临。

在抖音,Z世代更掌握了话语权。在Zebra IQ发布的《2019年Z世代报告》中,数据显示,抖音月活跃用户2700万人,其中69%是Z世代。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你可以不理解,但这些确实存在。那些喜茶、奈雪的茶门口排队的Z世代们,用半天时间买到一杯发朋友圈的时候,到底是不是因为好喝。

在社交媒体高速发展中成长起来的Z世代们创造了许多,你我所不理解的事。

也是他们,创造了雪碧与江小白联名的底气。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这一次雪碧与江小白的合作款,官方名曰#就要这样混#,实际上,民间叫法为官配版“情人的眼泪”。

“情人的眼泪”在抖音上到底有多火?

源于《前任3》的桥段,杯子里倒入三分之一江小白,再倒满雪碧,然后用一张纸盖住杯口,再拿起杯子拍一下,杯子里气泡上冲,喝下之后眼泛泪光,这种喝法被网友赋予了一款鸡尾酒的名字“情人的眼泪”,只因为它喝下去的感觉,像极了爱情。

重温《体面》,“ 这感觉像极了爱情”

据不完全统计,相关喝法的视频在抖音一个平台,播放量过亿。不包括微博、快手等其他平台,这其中不乏有,单个视频120万的点赞量,千万级播放量。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有人说,这一次雪碧与江小白的合作,是千万网友的自发力量,可以说两个品牌是顺应民心而为。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雪碧为什么会找到江小白?

摆在碳酸饮料面前,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如果你去查一下碳酸饮料公司的财报,或许你会发现他们的增长速度持平。

如何打开新的局面,百事与可口两大巨头不谋而合地在“酒”的边缘疯狂试探。

前不久,百事旗下品牌七喜悄悄在川渝地区上线了新品“七喜莫7托”——朗姆酒调酒“莫吉托”风味汽水。

可口可乐公司在英国推出四款混合着朗姆酒、威士忌、波本的新口味的可乐。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显然,两家公司都看到了与酒相关的广阔前景。

一位艺术家曾经说:微醺状态下,眼里整个世界的线条与光,就是对柔美的最完美阐释。

有一个很有趣的哲学思考:我很遗憾,我不是另外一个人。但有趣的是,人发起饮酒的动作时,就是在塑造第二个自己。

我们在喝酒的时候没有那么容易达到这种极致的平衡,但我们喝酒,很多时候,就是在寻找那种,另一个我的状态下的快乐。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一个是全球第三大饮料品牌,雪碧从来都不算糊涂账。试图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就要跟着中国的玩法。

你可能听说过杰克丹尼配可乐,葡萄酒兑雪碧,万万没想到有一天,雪碧的神仙伴侣变成了江小白。

站在雪碧的层面去思考,白酒是十足的中国产物,对他们来说“白酒味雪碧”是打开中国酒类市场的第一扇门,而这个中国白酒应该是谁?

从“情人的眼泪”来看,市场早已做出选择。市场是看不见的手,需求所指,供给必然存在,这个存在是江小白。

第一,江小白足够适合。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从口感上来说,清香型酒体的江小白,低度、纯净更适合“混搭”,也更靠近国际化口感。

江小白纯饮40度的酒体,正处于国际烈酒黄金度数区间,与威士忌、干邑、白兰地等世界烈酒品类并轨。

第二,江小白足够年轻。

对Z世代来说,年龄不重要,行动才重要。江小白显然就是这样的行动派。

不管江小白YOLO青年文化节,或者江小白街舞、涂鸦等。一切都只是外在,选择江小白作为小聚餐酒,是因为江小白所打造的轻消费理念,小酌淡饮,轻松愉悦,这与年轻消费者的当下需求达成了共识。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雪碧可以从江小白方面获取到足够多的年轻气息。

正如无醇啤酒的存在,试想,那种喝到一口没有酒精的但却有酒味道的雪碧时,那种被欺骗的感觉,说不定你也会乐在其中。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站在江小白的层面,他们似乎有更大的布局。

去年的天猫酒水数据显示,年轻消费群体求新求变,更注重“色、香、味”的多维体验。

同样是市场选择,礼盒中江小白产品名为“柠檬气泡酒”。或许你也才刚刚注意到,这也是中国白酒的一种全新尝试,区别于预调酒,在酒体中加入气泡。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市场到底是什么?其实是围绕人的消费行为的集合。

古老流派的经济学家们一定没有想到,今天,经济学应用中,可以添加一个新的门类“CP经济”。

每天都有无数的“饭圈”在网络上扎堆,磕CP,或许这是粉丝经济的衍生品。又或许我们可以理解为,无论是IP,还是CP,都是用户经济,用户共创的结果。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回想一下,吴亦凡的《大碗宽面》,粗略统计微博数据后发现,参与#大碗宽面#话题阅读量近2亿,这是经典的用户共创案例之一。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异曲同工,江小白老陶在微博上有这样一段话,同时提到了用户共创的思路。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用户共创与“共享”有什么区别?

其实是个正向与逆向的问题。

正向就是,供给满足需求。把商品从理念、想法到产品做出来卖给用户,这是用户共享。

而如果逆向来看,由粉丝自发,回流给品牌,需求到供给,把用户的想法“还给”用户,这叫用户共创。

显然,用户共创是更接近人性的高级玩法。

雪碧和江小白是优秀的需求捕手,从用户中来,到用户中去,为年轻人的杯子里倒入一杯新意,以味道为媒,建立起与用户的互动接触点。

雪碧绿了江小白,是谁搞的?

从商业的长期来看,联名只是一次品牌战略中的第一个步骤,如何激发用户的二次需求,创造新可能才是未来所在。

毋庸置疑的是,“江小白味的雪碧”已经让雪碧搭上了“国潮”快车,而“雪碧味的江小白”也让江小白在国际化道路上,开启了新的征程。

我们大胆的预测一下,从这一刻开始,你可能常见以下对话:

老板,拿一瓶江小白……味的雪碧。

再拿一瓶江小白……雪碧味的。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廣告狂人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0

-已有0位广告人觉得这个内容很不错-

继续浏览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廣告狂人

廣告狂人

微信公众账号:廣告狂人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