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直播可以,带货恐怕不行

毒评DUPING 毒评DUPING

1年前

收藏 收藏 1

点赞 0

【摘要】:今天就直播带货这个问题,再来科普几个不那么重要,但是现阶段来看,特别重要的常识。

直接说了吧,我实名讨厌朋友圈里鼓吹“直播带货多么火爆,还不赶紧加入”这种不着调的二逼言论。这就跟十几年前「超级女声」选秀一样,连广告都在说赶紧来唱歌,没准儿就火了。这些年来万人空巷的歌唱选秀节目,培养了几个李宇春了?

人类从火种时代到智能科技时代几千年过去了,依然缺乏常识。今天就直播带货这个问题,再来科普几个不那么重要,但是现阶段来看,特别重要的常识。

01

直播是娱乐,直播带货是销售

这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概念,区别在于直播是娱乐,直播带货是销售。你先问问自己,能在镜头面前跟女装大佬一样搔首弄姿吗?还是能口若悬河的妙语连珠让人忍不住给你打钱刷火箭?

李佳琪和薇娅直播可以带几千万的货,那是因为他们干直播之前都是非常优秀的销售。李佳琪从柜台销售出身,做了三年直播无人问津,薇娅开实体店从北京到西安,最后卖房来支撑自己的生意。这俩人可不是一上来就能带货大几千万,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人家之前走过的血路好伐!

当然,你要硬着头皮说,我也学李佳琪默默无闻坚持三年直播,我就不信不火。相信我,你有这个毅力大多都会火的。但你没有,你听信人言觉得随便进场就能带货,快给自己脑袋浇一桶100℃的开水醒醒。

02

直播带货是流行主义产物

直播带货的数据非常惊人,但几乎没有经济学家来分析直播带货。因为经济学家有基本常识,直播带货是属于流行主义产物,是时代进化的消费现象,不属于经济现象。

许知远采访薇娅的时候,薇娅很惊讶许知远不用淘宝,说这很流行啊。许知远回答说,流行其实是陈旧的。做直播生意的薇娅并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而许知远要表达的是「流行」一旦开始,就已经进入了过去式通道了。因为这是快速消费主义方式,不是能被传承的经济文化。

凡是不能被反复讨论和怀念的产物都是无价值的过去式产物,尽管它正在流行。但不管是直播娱乐还是直播带货还会继续火的,因为市场需求还在,全民娱乐的热潮现状鏖战正酣。

03

哪些人可以做直播和直播带货?

如果你靠直播赚钱,就不要去做带货。前面就说了,这是两个逻辑。

最早斗鱼和虎牙直播火的时候,有很多小姐姐唱歌跳舞就有很多人在直播里打钱。即便现在抖音直播上的小姐姐也有收入不菲的,这些主播小有名气之后就想去做带货赚更多的钱。从直播跳舞到直播带货完全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李佳琪和薇娅能带货除了他们是「科班」出身之外,他们对于选品逻辑和供应链、物流体系非常熟悉。销售还不是最重要的环节,物流和供应链才是核心环节。老罗第一部手机锤子T1不是卖不出去,而是因为供应链和品控问题错失了最佳销售时间。

所以那些能疯狂带货的主播最厉害的本事不是在直播间口吐莲花,而是搞定了选品、定价、供应链、物流,他们可以保证粉丝买了之后在很短时间能说收到货,以及价格是最低的品质还不差。

如果你想做能带货的主播,先搞定这些再说。

04

世道越乱,越要务实主义

这其实很难的,因为太多人都想四脚朝天的发财。

当很多人劝你去做短视频,去搞直播的时候,我劝你务实一点,然后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双手,想想自己真正能赚钱的技能是什么?也有很多人让我做短视频,让我开直播,当然这都是好意,很多朋友觉得我才华横溢不去做直播太可惜了。

一点也不可惜,不管是短视频还是直播,一旦我做了我就要扎到底,且一定要保持质量和长时间的坚持。但这就需要钱,还不是小钱,所以我必须先做能赚钱的,然后在预算合理的情况下做流行的事物。有人又说了,等你准备好时间和钱的时候,这阵风已经过去了。

唐相房玄龄跟李世民说过「长治方能久安」的道理,有贞观的长治,才有大唐的久安。《一代宗师》里叶问跟宫宝森也说过,大成若缺,你讲的是道理,我看的一方世界。

所以,我做的是热爱的事业,你赚的是一阵儿的钱。我寻求的是事业成就感,你要的是金钱满足感。

05

不要听朋友圈里胡说八道的「马云语录」

其中有一句就很恶心:大部分人面对一次机遇的到来,都必须经历四个阶段: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网上「马云语录」很多,不清楚这一句是不是马云说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面对机会看不见、看不起、看不懂这并不丢人。

大多时候我们面对时代变化都是一脸懵逼的,面对这样的快速发展社会,我们不需要急速的赶潮流,而是搞清楚自己能干嘛?会干嘛?有没有这个胆识和远见?需不需要逼迫自己一把?不要看到大家往一个方向跑,你也什么都不管也跟着瞎跑。

在一个混乱和发展过快社会,有人能停下来思考一下,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将来或许也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

06

老罗直播带货做不长的

我之前在准备一篇长篇大稿「中年人罗永浩」,从他老家延边开始扒起,他中学的时候就是个刺儿头,还写过《秋菊男打官司》这样的批判主义文章。我从「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高校巡演开始关注老罗,可以说是比较了解他的。

老罗这个人有两个毛病,第一个毛病是罔顾现实过于理想主义。这让他从中学开始备受打击,一直到新东方做老师依然我行我素,即便自己做了英语培训学校还是一颗又臭又硬的钉子,拔不掉又钉不进去。

第二个毛病,非常偏执的偏执狂。很多年前老罗还是精神小伙的时候,做高校演讲门票收入就大几十万了,他完全可以靠「意见领袖」这样的身份实现财务自由的。但就是想靠自己的努力和想法搞一个了不起的大事情,然后改变世界。

直到做了手机之后,他坚持每一场发布会都捐了出去,捐的机构还是特别奇怪和冷门。他坚持认为这些机构是在为人类的幸福感和实现理想上做了添砖加瓦的工作,哪怕只是一点点进度,他都要支持一下。

所以这样偏执又过于理想主义的人对于直播带货这样的生意,是不会感兴趣的。因为那是庸俗的消费主义,不是匠人该做的事儿,但是没办法,现在要还债。

以上,不一定对。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毒评DUPING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0

已有0人点赞

继续浏览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毒评DUPING

毒评DUPING

微信公众号:毒评DUPING

查看该作者更多文章 》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