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给我介绍他的那天,我刚好成年。

卡比兽 卡比兽

1年前

收藏 收藏 0

点赞 2

【摘要】:我写的一篇关于挂耳咖啡的广告文案。

我和挂耳先生认识已有五年,说长不长但不算短。

五年前的某天,我们第一次见面,它穿着灰白色的大衣,站在晨间风口岿然不动。

那个时候我大一,整个城市也是大一,朴素猖狂,情绪紧张而多变。生活中多的是喝速溶咖啡和浓茶的人,挂耳先生是为数不多的,在我家乡用手冲壶装饰自己的男人。

我妈推了我一下,“跟他走吧”

从此以后,我每天都会见到他。

 

后来的很长时间,我都为那句“跟他走吧”格外悲伤,像是闹腾的想吸引大人注意力的小孩被看穿心事。我每次碰见挂耳先生,坐在那里,保持沉默。

 

“你在干什么?”

“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

“那你还问我干嘛?”

“我想和你说话”

我突然想拿鼻子靠近他,因为在那样一个年纪,身边突然多了一个浑身带着沉稳气息的男人实在不多见,我看过勾肩搭背的青年男女但我想象不出和他在一起我要以一个怎样的姿态。是在忐忑只能拿起杯子佯装喝水,结果还没碰到就已经感受到高温。

“能凉的快一点?我想快点喝”

“你要慢慢来,先小酌一口,感受温度,一口一口的还能提神,喝的更香。”

 

我不讲话,装作认真的样子掏出一本文学类书籍,随机翻开一页默读。

尝试了一分钟,作罢,换动物世界类书籍看看图。

他也不打扰我,就安静的陪着。我有时情绪暴躁,有时挠头苦想,有时气愤的看不进书,都被他看在眼里,但他默不出声,就安静的陪着心浮气躁的我。有好处就是,有他在的时候我情绪大部分都高涨,从未犯困。

 

大三的时候,我参加各种招聘会,母亲从海外电话以每分钟6欧元的价格提示我“别眼高手低,碰见好的单位职位不对口也去试试”,我在电话另一边连声答应。

挂耳先生把饭做好了放在桌子上一声不吭。

我挂了电话,没有理他的饭,回到房间开始玩游戏,那时候游戏盛行,我和宿舍同学五黑打排位。打了三个钟头,他开了门,把饭放在了我的面前。

“吃完去招聘会”

我没有理他,继续玩游戏。直到我发现,招聘会已经快结束了,而我还在家里动都没动。

“我迟到了”

“你别去了”

“要去,班花刚拿到500强公司的offer,不能被她比下去。”

“别去了,去了也是白去”

“为什么?”

“我觉得你不适合工作。你适合玩游戏”

我听出来他的语言里带有讽刺,可是我一下子找不到反驳他的话。

后来他还是陪着我去了,路上两个人没有说一句话。到达地点的时候他站在门口对着我的背影说了声“加油”

我一头扎进了招聘会现场,头也没回。

 

大学后就离开了家,我和他的联系也断断续续,毕竟没有读书的时候那么繁忙还需要个陪读。但是有时候我用烘焙教室的咖啡机泡咖啡,先是把显示器旁边冰凉的咖啡残余倒掉,把杯子放在咖啡机的下面。一边等着拿慢吞吞的液体把杯子填满,一边也等着入口温暖的感觉。

全部完成拿到手的时候已经是经历了一番的动作,入口很香醇。就是在喝咖啡的时候我又想起挂耳先生,他泡给我的永远是刚好的温度,也同样入口香醇。

很久没想起他,突然想到的时候,感觉还真怪。

 

我背着包,走到我实习的办公室。迎面就碰到挂耳先生。在长大后的世界里,挂耳先生这样沉稳的男人越来越多,办公室的格子间里面每个人都依赖这么个男人。

他也看见了我,陪着我坐着,不过以前是在教室、在家里,现在是在办公室。

“你怎么在这”

“在这里等你”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我问了你妈,她告诉我你准备来这里”

 

我不说话了,开始默默做着我的工作,拿出笔记本,摆好文件夹一切准备就绪,挂耳先生就像五年前一样静静地陪我。

 

站在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他穿着灰白色的大衣,站在晨风口中岿然不动。

 

他正如五年前的他。

我正如五年前的我。

 

以上,是我写的一篇关于挂耳咖啡的广告文案。

我想分享的是:长篇大论的广告文案似乎已被广告圈所淘汰,从事广告行业两年,看过无数同行出的文案简单有力、主题新颖。

于是,这篇原本是发送给甲方客户的广告文被自己深藏在文件夹内不见天日。当看见有个题材不限的主题时,他发出咆哮,想着在一众简短有力、题材新颖的广告案例中展现他的丰腴。

本文由广告狂人作者: 卡比兽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广告狂人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点赞

2

已有2人点赞

继续浏览与本文标签相同的文章

畅言一下
0/1000
全部评价

扫一扫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