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Marketing

登录|注册

广告人的伤心招待所,约吗?

作者:4A广告圈

首发:9月前

摘要:那时候的幸福路,还有好吃到想哭的川菜馆幸福131,还有相见恨晚的民谣酒吧石榴吧,达达吧也不是现在萧条落寞的景象,常年加班缺少业余生活的广告青年,似乎在这里找到了游乐园一般的欢悦。

广告人无处安放的情感,

今夜,for one night,你又在哪儿?

法华镇路旁,有一条小路叫幸福路。

一次偶然,一个广告青年来到了这里,偏僻却有点喧嚣。

那时候的幸福路,还有好吃到想哭的川菜馆幸福131,还有相见恨晚的民谣酒吧石榴吧,达达吧也不是现在萧条落寞的景象,常年加班缺少业余生活的广告青年,似乎在这里找到了游乐园一般的欢悦。

每到半夜,青年喜欢蹲在路口的烧烤摊,一边啃着鸡爪,一边看着醉酒的人们从达达吧里七歪八倒地涌出。酒精的刺激让这群人丝毫看不出倦意,他们毫无顾忌地接吻,他们坐在马路边号啕大哭,他们抱着电线杆唱歌,他们对着路边的小花谈心事……

烧烤摊老板说:“他们都是伤心的人。”

青年不解:“为什么呢?看起来他们很享受这种生活。”

老板不置可否:“只有伤心的人才来幸福路。”

青年一时间无言以对。

一年后,广告青年的伤心招待所开业了,就在幸福路上。

没有舞狮,没有鞭炮,没有花篮,静悄悄的,连居委会的阿姨也没有擦觉。

三间客房,一个几平米的小露台,摆着一张桌子和两张懒人椅。

客房暖色调简装,没有网络,没有电视,朝阳的窗口下,桌面放着一本笔记本,广告青年说,这是伤心笔记本,里边写了十几页不同人的伤心故事。

“为啥叫伤心招待所?”

“世界那么大,伤心的人,随处可见。在幸福路上游荡的人们,如果不是藏着千丝万缕的情愫,又怎会如此疯狂寻找宣泄的出口?”青年点了一支烟,回答道。

“还在广告公司的时候,我曾经试图去了解那些漂在上海的同事,我发现,记录下来的除了忙碌、充实,更多的还有困惑、无奈、孤单。年华似锦,那些本不应该占据过多的伤感,却无处安放。

他翻开一本伤心笔记本,继续说道,“我想为他们打开一扇门,把他们的伤心收纳,扔在这里,慢慢腐烂。”

1、面包会有的,对象也会有的

第一个客人是青年的旧同事,小D。

小D是个颇有才华的Copy,写得一手让人眼前一亮的好文案,不少无趣的推广主题,经过他修改润色,concept总能打动客户。

“他很有天赋!”几乎所有认识小D的人都认为小D将在广告行业大有可为。也因此,或欣赏,或学习,他身边总能聚拢一群初入行的年轻妹子。

逐渐地,他开始习惯妹子的投怀送抱,也开始变得飞扬跋扈。

按旁人理解,游走在各色妹子之间,小D不应该存在情感的困惑,为什么来伤心招待所?

青年知道,他只是把招待所当作固定的炮房而已。

从开业起,隔三差五,小D总能带着不同的姑娘,悠然走进招待所。不用预订,不用登记,进门取钥匙,大概是等妹子洗澡的间隙,青年的支付宝就收到了房款,已然形成了默契。

老房子的隔音不是很好,床架咯吱咯吱的声音和隐隐的娇喘声交相辉映,一段时间里,小D在招待所留下的只有淫靡,而没有伤心。

直到有一天,青年在伤心笔记本翻到了小D的故事。

“不知道是她们孤独,还是漂在上海的相同感触,进入这些姑娘的内心并不是很难。推心置腹几个回合,触摸到她们的共鸣,接下来进入她们的身体是很自然而然的事。”

找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青年和小D坐在招待所的小露台,聊起了伤心笔记本。

“当然,我并不是说她们就这么随便,实际上她们都是对爱情和生活有不同憧憬的人。我不止一次感觉到,她们对这种关系严重缺乏安全感,迫不及待地想确立一个关系。哪怕她们也明白,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仍想要一个口头上能称呼的’男朋友’,未免有点自欺欺人。”

“对我而言,这种关系是很和谐的一个状态,双方单身,并不会因为两人的欢愉而伤害到第三者,而且带有情感沟通的前提,比纯粹的基于生理需求的性爱要好很多。但有情感沟通,就有可能衍生刚才说的需求改变的问题。一旦面对她们需求的改变,我会有意无意产生抗拒心理,而对方也会感受到这种微妙的心理,结果往往不了了之。”

“认识→上床→疏远,这个过程不断在不同的人身上循环,我变得不知如何维护一段关系,对方也只是得到了一段没有答案的露水情缘。然后继续空虚、继续孤单,想想就很可怕。”

这场其实是独白的聊天,一直持续到傍晚,青年慢慢明白小D最近几个月来招待所越来越沉默的原因。看着他望着湛蓝天空的怅然神情,青年知道,又一个伤心留在了招待所。

那天是小D最后一次出现在招待所。

再次见到他,已是一年之后。青年偶遇他牵着一个乖巧的女孩在菜市场买菜,女孩微微凸起的小腹,似乎告诉青年,小D大概真的不会再来伤心招待所了。

2、单身的一直单身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回,Sara一个人坐在小露台发呆一整天了。

Sara是北京一个4A广告公司的AD,因为工作关系,一个月她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出差在上海,伤心招待所是她在石榴吧看完Live Show之后一个人压马路偶然发现的。

不到30的年纪,年薪50万,东三环百子湾自有一套公寓,肤白貌美,知性有气质……Sara不仅是众多男性友人眼中的女神,也是家中长辈的骄傲。但最近两年,她却有点苦恼,她发现,她还是单身。

Sara还清楚记得,当年她是抱着对广告的美好憧憬进入这行业的。在那个海归硕士扎堆的外资4A,Sara的条件并不算突出,不会PPT,不会做排期,时间管理一塌糊涂,经常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

要强的性格使得她在逆境中学会了独立生存,她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与时间,一心扑在工作上。但也因此带来一个问题,工作占据了她大部分的生活,除了同事与客户,她几乎谈不上有其他社交了。

以前收入不高的时候,一个人租房、一个人坐地铁、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加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上网,现在生活质量提高,还是一个人遛狗、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健身、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出差、一个人发呆……

周围男生觉得她太孤傲,要求太高,不敢靠近;闺蜜觉得她太固执,有感情洁癖;父母觉得她太独立,太要强,甚至认为她收入提高有房有车觉得不必再依赖男人因此没有动力去找对象。

单身的原因,众说纷纭。Sara自己也说不出究竟为什么。每逢别人问她想要什么样的男人,她总是说没啥要求,相处起来舒服自在、对得上眼就OK,但她也明白,茫茫人海中要找到这样合适的人,谈何容易?

她曾经半年内连续相亲20多场,不乏条件优秀和性格匹配的人,但到关键时候,她的高要求和独立性格,总是让她在Dating需求并不是很强烈的时候,把一些不必要细节无限放大,继而主动放弃发展的可能性。比如她觉得对象甲的生活习惯和她不一样,比如对于某一场电影的观点不同引发争论,甚至她还曾经因为对方是处女座而拒绝见面。

反正,现在Sara还是单身,还是一个人在伤心招待所发呆,伤心笔记本没有她的故事,因为她没有故事。

3、忙到老婆都跑路

嘉嘉和同居多年的男友分手了,那天晚上,她在伤心招待所哭了整整一宿。

曾几何时,嘉嘉和男友是周围朋友啧啧称道的一对,从高中就在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一起学习设计,毕业后一起进了一家4A广告公司,服务同一个客户。一起上班、一起地铁、一起吃早餐、一起开会、一起加班、一起比稿、一起升职、一起加薪……

直到她男友跳槽去了另一家公司。

嘉嘉男友的新公司是一家创业型公司,处于高速发展期,业务繁忙,项目根本停不下来。跳槽后,他仿佛突然从嘉嘉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天天加班,周末也不例外,他下班的时候嘉嘉已经睡觉,而嘉嘉上班的时候他还在睡觉。

刚开始两个月,嘉嘉还能理解,也很心痛,尝试数次沟通,她男友总不以为然,那份工作工资更高而且有分红,他说为了赚多点钱早日买房成家,辛苦一下无所谓。唠叨几次,男友变得有些不耐烦。

同一屋檐下却彷如两个生活圈子的人,在又一次连续一个月没有一起吃饭后,嘉嘉终于爆发了——

“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吗?”

“你还记得我们上一次一起看电影是什么时候吗?”

“我们最近一个月有哪一天说话超过十句的?”

吵架、哭诉,这是他们多年来第一次,这本不是她的风格。

争吵多次之后,两人还是分开了,尽管她看到很多广告人因为太忙没时间谈对象或者因为太忙而分开的例子,但她从未想过悲剧会发生在她身上。

“你知道最讽刺的是什么吗?”清晨,招待所的小露台,哭了一晚的嘉嘉眼睛红肿,她一边哽咽,一边吃青年给她炒的鸡蛋面,“他连续几个月加班的项目,推广主题是团聚、家庭和爱情。”

临走,嘉嘉在伤心笔记本留下最后一句话——

“去你妈的广告!”

4、我们和你一样,我们和你不一样

每逢家人问起感情的事,Fiona和Ella总是支支吾吾搪塞应对,因为家人并不知道她们在一起的事。

Fiona是美术指导,Ella是搭档的Copy,她们进入这家公司之前并不认识,但第一次搭档准备提案的时候,她们发现互相之间的合作默契得吓人。概念、idea、视觉,每一次讨论Fiona和Ella都发现对方跟自己心有灵犀,仿佛合作多年的小伙伴。

连续多次搭档都以惊人的高效率产出拍案叫绝的创意,Fiona和Ella很快就成了公司里的最佳拍档。多少夜晚她们一起加班出方案一起宵夜一起在江边谈笑风生,她们甚至一起合租,生活上互相照顾。

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姿态,旁人看起来情同姐妹,老板也称赞她们是珠联璧合。一次公司outing,两人酒后睡在一起才发现,这所有的默契、心有灵犀、最佳拍档、情同姐妹、珠联璧合并不是偶然,第二天,她们正式在一起了。

尽管广告行业对Gay和Lesbian的宽容让她们的关系可以不用在公司遮遮掩掩,但终究社会上对同性恋的认可程度还是很低,如何让家人、亲友接受?这是她们一直纠结的问题。

相处时间越长,她们越是发现离不开彼此,出租屋就成了她们设想当中温馨浪漫的家,真正的家。但皆大欢喜的剧情总不会经常上演,去年Fiona的父母在上海买房,从老家搬过来住,她俩不得不结束住在一起的小日子。

彼时起,每个周末的伤心招待所,就成了她们仅有的不被打扰的可以毫无顾忌相爱的私密空间。青年发现,一旦她们腻歪在一起,就能把所有不快和烦恼抛诸脑后。结果是,伤心笔记本也没有记下她们太多的故事,

一天,Fiona和Ella兴冲冲跑到招待所,对青年说她们试探了一下父母对同性恋的态度,答案是能理解,虽然暂时还是没法接受。

“这起码为以后的突破带来一点希望吧?”Fiona有点美滋滋的。

如今的幸福路,喧嚣不再。

幸福131搬迁,石榴吧关门大吉,达达吧冷清萧条。

广告青年的伤心招待所开了6年,直到扫黄打非被勒令停业。关门的时候,也是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告示,而那些伤心的故事,就在紧闭的老房子里慢慢腐烂。

* 本文由 SocialMarketing 作者: 4A广告圈 发布,其版权均为原作者所有,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SocialMarketing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4A广告圈

微信公众账号:4A广告圈

关注我吧 每天清晨八点的问候给你 新鲜的广告圈动态给你 月薪3万的文案给你 脑洞大开的短片给你 热点借势给你 创意玩法给你 沙发给你 热门评论给你 10万+给你 未来更多有趣有料的全部都给你

191

发布文章

194

获得收藏